第一題

甲因涉嫌犯強制性交罪,經檢察官提起公訴。於審理期間,法院為判斷現場遺留精液跡證是否屬甲所有,乃命警政署刑事警察局鑑識科就該跡證進行鑑定,並核發鑑定許可書。而該機關基於鑑定之必要,乃持該合法簽發之鑑定許可書,對甲進行採集血液之鑑定處分,惟甲大力抗拒。試問:(一)該鑑定機關得否依法院合法簽發之鑑定許可書,使用未逾必要程度之強制力採集甲之血液?(15)(二)於日後之審判程序中,如該機關實施鑑定之人到庭就本案為言詞報告,是否有具結之義務?(10)

 

 

 

第二題

甲男乙女為成年情侶,某日夜晚,雙雙步行至荒郊野外,見月圓花好,不禁情慾高漲,乃入路旁芒草叢內共享雲雨。翌日,乙女向轄區警局哭訴遭甲強暴,並檢附其自行至某公立醫院開立之驗傷單作為自己遭強暴之證明。警方為調查案情,乃通知甲到局詢問,甲就乙之指證矢口否認,陳述兩人為情侶,當日乃於兩情相悅下發生性行為,實無強暴一事發生。承辦警員丙認甲涉嫌重大,乃向檢察官聲請核發拘票,據以拘提甲到案,依甲先前所為陳述製作警詢筆錄後,移送檢察官丁處進行偵查。丁依刑訴法第95條之規定,告知甲其得行使之權利後,訊問甲是否於當日確實有對乙為強制性交之行為,甲仍供述該日乃於雙方合意下發生性行為,非有強制乙意願之情事。丁認為甲犯罪嫌疑重大,而現場亦查無監視錄影器之設置或他人之在場,乃依甲之警詢筆錄、偵查筆錄、乙自行就醫提供之驗傷單及其於丁處所為之證言為證據,向管轄法院提起公訴。試問:(一)丙所踐行程序是否合法?(10)(二)警詢筆錄、乙之驗傷單及乙之證言得否作為法院認定甲犯強制性交罪之證據?(15)

 

 

 

第三題

檢察官以甲犯竊盜罪將其起訴,經法院審理,方發現甲乃冒乙之名義應訴;檢察官以甲犯竊盜罪將其起訴,經法院審理,方發現真正行為人乃乙,甲乃以自己名意代替乙應訴;檢察官以甲犯竊盜罪將其起訴,經法院審理,發現真正行為人乃乙,甲係冒乙之名義應訴。試問:法院就上述三種情形,應如何處理?

 

 

 

第四題

甲因細故與乙爭吵,乃將乙鎖於房內限制其行動,乙打電話報警,警方破門而入將乙救出,並將甲逮捕。檢察官以甲犯強制罪及私行拘禁罪提起公訴,一、二審法院皆認為,甲係以一強制行為分別成立強制罪及私行拘禁罪,應依想像競合從一重私行拘禁罪處斷。甲不服二審判決,乃於上訴期間內提起上訴。試問:甲如僅就私行拘禁罪部分為上訴,則第三審法院得否就強制罪部分為審理?反之,如甲僅就強制罪部分為上訴,則第三審法院得否就私行拘禁罪部分為審理?

 

 

 

第五題

甲因失戀而心情鬱卒,乃驅車前往酒吧買醉,於酩酊大醉後駕車回家。回程路上,因酒精作用使然,而於高速行駛下撞擊前方由乙騎乘而載有丙之機車,致乙、丙雙雙倒地,而甲所駕駛之汽車,則因失控撞至路旁山壁,車頭全毀,然甲因不勝酒力竟睡倒於車中。警方獲報趕至現場處理,發現乙因未戴安全帽,致使腦部受到重擊,已不治身亡,丙則僅受輕傷,乃送醫處理。檢方將甲依危險駕駛罪、過失致死罪提起公訴。試問:

  1. 甲犯危險駕駛罪及過失致死罪之部分,經法院判決確定。惟乙日後向檢察官就傷害部分提起告訴,檢察官亦向法院就甲犯傷害罪之部分提起公訴,法院應如何處理?(13)

  2. 如乙於檢察官偵查中,向檢察官對甲提出傷害告訴,經檢察官偵查後,一併提起公訴。惟甲、乙事後達成和解,乙乃撤回告訴,法院應如何處理?(12)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國考報報 的頭像
國考報報

逢甲志光數位學院

國考報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